2020年2月

2020年刚开始就经历超级黑天鹅事件,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影响巨大,而我身处这只黑天鹅的发源地——武汉。今天是我家门未出的第十一天。

起初听闻新型冠状病毒是来自家里的新闻工作者亲戚,那时候还是疑似非典的传闻,提醒自家亲戚注意。经历过2003的非典,那时候读高二,学校有集体大扫除,熏醋,集体放假。那时候疫区在北京,武汉感知并不强。所以这次亲戚的提醒与讨论并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后面大家开始议论到官方对于「人传人」口径的逐渐变化,才开始引起一些警觉。

家里住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亲戚于2019年12月31日早上电话武汉市卫健委,被告知没有华南市场的疫情通知,且秋冬季是感冒高发季,市民遵医嘱即可。随着事态发展,家里的新闻工作者亲戚第一时间同步最新消息给到我们大家庭,所以后面大家都开始非常重视了,先后备了一些口罩等医疗防护用品。但事实证明,当初的预估和重视离事疫情的严重程度依然差的很远,医疗防护用品备少了。

好在我当初有一些预判是靠谱的,比如武汉出行会遇到一些阻碍。但我的考虑仅限于团队外地同学回家会受阻,于是在武汉封城的前一周告诉下属xiaoya,武汉太危险,情况比你们现在每个人想象中要严峻很多,尽快安排好工作,准备提前回家。其实团队当时是不信的,觉得我小题大做了,但想着我提议他们提前回家心理是兴奋且开心的,所以执行上非常顺利。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