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在家的第45天

Hi,今天是我在家的第45天。

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单曲循环着花伦乐队的「24/7」
hualun band.jpg
这45天里,新冠病毒在武汉经历了增长与衰落,眼下这场战役就快要结束了。而我也从焦虑到坦然,再到到专心工作与学习,思考未来。最近听到一句话:你是如何度过这场疫情,你就将如何度过这一生。

这段时间在家除了吃饭就是工作学习,感觉自己将过去通勤和锻炼散步的时间全部投入了工作,工作时长和效率远超现场办公。也好在自远程工作以来,所带领的业务增长不错。因为有了持续的收入作为基础,这次远程工作全员全薪。

最近收到很多候选人的简历,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公司现金流难以为继,面临减薪与解散。当然这里面还有一部分企业是现金流充足,趁机减薪。因为员工没有在现场办公,在家可能存在浑水摸鱼,所以减薪。这部分老板是有多不自信。还存在一部分水的不行的HR为了有业绩,去cut员工薪资以减少企业运营成本为由向老板展示自己的存在感与专业度。他们可曾想过和自己一起打拼的“家人们”很可能背负着不小房贷月供,他们可知道运营一家企业除了追求商业增长与成功,还要有社会责任感。对比之下,海豚这家公司和我老板tf,是一家价值观正,有社会责任感的商业组织。

有位好朋友近半年一直动员他们老板挖我过去,我一直婉拒。戏剧的是昨天收到这个朋友信息,一看是我一个下属给他的简历,约好周一面试。刚开始还有诧异和郁闷,朋友简历发给我,一看期望薪资,就瞬间明白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稍让我跌眼镜的是简历晒团队业务数字,并声称自己独立完成。想想在利益面前选择摈弃职业素养的人不在一起同行也是团队的另外一种幸运吧。来了,学了,做了,得到了,走了,升值了,其实跳板逻辑也没毛病,只是这里面需要有一些类似道德的职业素养去做一些约束与约定。有相遇就会有别离,有增长就需要有淘汰,互联网本身就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昨晚梦见小区刚刚解封,自己出去夜跑,好像还戴着口罩。醒来发现是梦,稍有失落,原来自己内心是这么向往自由。曾以为自己是个宅男,有食物和水,有网络,我就能学习生活和娱乐,现在发现其实自己其实根本不是。

的确,疫情就像照妖镜,让一切牛鬼神蛇现原形,让你看清世界和自己本来的样子,也照亮了未来所期望的样子。世界之变,变是常态,未来不可预测,黑天鹅也是。

尽人事,听天命。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