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阮一峰近期的译文。读了几遍,深有感触。谢谢他的翻译工作。

尤瓦尔·赫拉利《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作者:阮一峰

日期:2020年3月23日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上周末在《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长文《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他谈到疫情结束后,世界向何处去的问题,以及对目前各国没有统一行动的计划,反而各自为战、竞相关闭边境的担忧。这篇文章非常发人深省,强烈推荐。

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作者: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人类简史》的作者

原载:2020年3月20日的《金融时报》

人类现在正面临全球危机。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机。

各国政府在未来几周内做出的决定,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改变世界。它们不仅将影响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还将影响我们的经济、政治和文化。

我们必须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但还应考虑到这些行动的长期后果。在不同方案之间做选择时,我们不仅要问自己,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胁,而且还要问问自己,风暴过后我们将居住在什么样的世界上。

是的,风暴将过去,人类将继续存在,我们大多数人仍将活着,但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

许多短期的紧急措施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就是紧急措施的性质,它们加快了历史进程。通常情况下,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进行审议的决定,现在几小时内即可通过。不成熟甚至危险的技术投入使用,因为不采取任何行动的风险更大。整个国家都在大型社会实验中充当豚鼠。

每个人都在家工作,并且仅远程交流时会发生什么?整个学校和大学都上网时会发生什么?通常情况下,政府、企业和学校永远不会同意进行此类实验。但现在不是正常时期。

在危机时刻,我们面临两个特别重要的选择。第一个是在极权主义监视与公民赋权之间的选择。第二个问题是在民族主义孤立与全球团结之间的选择。

阅读全文 »

Hi,今天是我在家的第45天。

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单曲循环着花伦乐队的「24/7」
hualun band.jpg
这45天里,新冠病毒在武汉经历了增长与衰落,眼下这场战役就快要结束了。而我也从焦虑到坦然,再到到专心工作与学习,思考未来。最近听到一句话:你是如何度过这场疫情,你就将如何度过这一生。

这段时间在家除了吃饭就是工作学习,感觉自己将过去通勤和锻炼散步的时间全部投入了工作,工作时长和效率远超现场办公。也好在自远程工作以来,所带领的业务增长不错。因为有了持续的收入作为基础,这次远程工作全员全薪。

最近收到很多候选人的简历,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公司现金流难以为继,面临减薪与解散。当然这里面还有一部分企业是现金流充足,趁机减薪。因为员工没有在现场办公,在家可能存在浑水摸鱼,所以减薪。这部分老板是有多不自信。还存在一部分水的不行的HR为了有业绩,去cut员工薪资以减少企业运营成本为由向老板展示自己的存在感与专业度。他们可曾想过和自己一起打拼的“家人们”很可能背负着不小房贷月供,他们可知道运营一家企业除了追求商业增长与成功,还要有社会责任感。对比之下,海豚这家公司和我老板tf,是一家价值观正,有社会责任感的商业组织。



阅读全文 »

2020年刚开始就经历超级黑天鹅事件,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影响巨大,而我身处这只黑天鹅的发源地——武汉。今天是我家门未出的第十一天。

起初听闻新型冠状病毒是来自家里的新闻工作者亲戚,那时候还是疑似非典的传闻,提醒自家亲戚注意。经历过2003的非典,那时候读高二,学校有集体大扫除,熏醋,集体放假。那时候疫区在北京,武汉感知并不强。所以这次亲戚的提醒与讨论并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后面大家开始议论到官方对于「人传人」口径的逐渐变化,才开始引起一些警觉。

家里住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亲戚于2019年12月31日早上电话武汉市卫健委,被告知没有华南市场的疫情通知,且秋冬季是感冒高发季,市民遵医嘱即可。随着事态发展,家里的新闻工作者亲戚第一时间同步最新消息给到我们大家庭,所以后面大家都开始非常重视了,先后备了一些口罩等医疗防护用品。但事实证明,当初的预估和重视离事疫情的严重程度依然差的很远,医疗防护用品备少了。

好在我当初有一些预判是靠谱的,比如武汉出行会遇到一些阻碍。但我的考虑仅限于团队外地同学回家会受阻,于是在武汉封城的前一周告诉下属xiaoya,武汉太危险,情况比你们现在每个人想象中要严峻很多,尽快安排好工作,准备提前回家。其实团队当时是不信的,觉得我小题大做了,但想着我提议他们提前回家心理是兴奋且开心的,所以执行上非常顺利。

阅读全文 »

上次写了「增长研究院这一年」,其实是我发表在「海豚小报」上的文章。现在博客恢复更新,强迫自己落地总结性输出和沉淀,所以必须要应景在这个时间点写将今年一些零碎的感受变成文字放到博客上。

尽管很多人说2019年是很难的一年,对于我而言却是感恩的一年。在经历了2017年的大起大落,2018年的沉沦迷失后,2019年我一天没落下的在迷失后找到了回归的方向,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重新懂得了之前以为自己懂得的弥足珍贵、甚至能收益一生的道理。前几天出差深圳回来就高烧,去医院甲流。不打针,吃药靠自己扛。难受了三天,今天终于在2019最后一天不烧了,嗓子不怎么疼了,也不怎么咳了,幸运的应了个景。2019年自己在健康方面也管理相对满意,坚持了大概半年的锻炼,可惜下半年因为受伤没有坚持下来。以前总是睡眠不好这一年也有很大的改善。这一年家里也和睦,和老婆好像过了7年之痒。儿子健康茁壮成长。重新认识了我和不同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这一年有一些点我觉得非常必要写下来,留个mark。

阅读全文 »

2019渐入尾声,回望这一年,看到的有到处在裁员,倒闭,公司上市像逃难登船般赶着最后一波求生机会,处处喊“南”。也有某网红们带货GMV过千亿的神话,和诸如某朋友投放实验三月后月入80万净收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对于增长研究院是从0到1的成长年。一年之间部门从工具业务切入研究流量增长与变现策略与案例,到实验电商投放后再辐射到超休闲游戏的选品与投放增长,横向驱动公司主营业务增长与决策,成为公司战略决策的推动引擎。

部门成立

「你好,这是一个新筹建的部门,这可能是武汉地区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叫用户增长的职位…」当mingjing将用户增长JD对外正式发出后意味着部门正式成立了。面试的候选人很多,但能符合要求的却很少。遇到了两个特别的孩子。

面试

xiaoya yu面试表现非常一般,虽有两年经验,但很遗憾没有建立自己的思维模式和方法论,技能点的漏洞也多,整体聊下来就是除了空有兴趣,唯一的亮点就是想说服我录用的坚定与执着。「录用我您一定不会亏」这是xiaoya面试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仿佛过去两年内心憋着一口气,希望找到归属有机会证明自己。这姑娘有做成事的狠心。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