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写了「增长研究院这一年」,其实是我发表在「海豚小报」上的文章。现在博客恢复更新,强迫自己落地总结性输出和沉淀,所以必须要应景在这个时间点写将今年一些零碎的感受变成文字放到博客上。

尽管很多人说2019年是很难的一年,对于我而言却是感恩的一年。在经历了2017年的大起大落,2018年的沉沦迷失后,2019年我一天没落下的在迷失后找到了回归的方向,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重新懂得了之前以为自己懂得的弥足珍贵、甚至能收益一生的道理。前几天出差深圳回来就高烧,去医院甲流。不打针,吃药靠自己扛。难受了三天,今天终于在2019最后一天不烧了,嗓子不怎么疼了,也不怎么咳了,幸运的应了个景。2019年自己在健康方面也管理相对满意,坚持了大概半年的锻炼,可惜下半年因为受伤没有坚持下来。以前总是睡眠不好这一年也有很大的改善。这一年家里也和睦,和老婆好像过了7年之痒。儿子健康茁壮成长。重新认识了我和不同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这一年有一些点我觉得非常必要写下来,留个mark。

阅读全文 »

2019渐入尾声,回望这一年,看到的有到处在裁员,倒闭,公司上市像逃难登船般赶着最后一波求生机会,处处喊“南”。也有某网红们带货GMV过千亿的神话,和诸如某朋友投放实验三月后月入80万净收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对于增长研究院是从0到1的成长年。一年之间部门从工具业务切入研究流量增长与变现策略与案例,到实验电商投放后再辐射到超休闲游戏的选品与投放增长,横向驱动公司主营业务增长与决策,成为公司战略决策的推动引擎。

部门成立

「你好,这是一个新筹建的部门,这可能是武汉地区第一个也是唯一个叫用户增长的职位…」当mingjing将用户增长JD对外正式发出后意味着部门正式成立了。面试的候选人很多,但能符合要求的却很少。遇到了两个特别的孩子。

面试

xiaoya yu面试表现非常一般,虽有两年经验,但很遗憾没有建立自己的思维模式和方法论,技能点的漏洞也多,整体聊下来就是除了空有兴趣,唯一的亮点就是想说服我录用的坚定与执着。「录用我您一定不会亏」这是xiaoya面试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仿佛过去两年内心憋着一口气,希望找到归属有机会证明自己。这姑娘有做成事的狠心。

阅读全文 »

下午和Yan Yu聊天,share给我了一份他分享在「一起亮」社群的slides,主题是「创业思考」。Yan Yu何许人也?前海豚VP,也是我的前老板,相对短暂的汇报给他一年多。后面他出去创业做了微友助手知你客服两款SaaS产品,以及若干小程序矩阵,比如包名程序和抽奖,量级都非常可观。从海豚认识到现在由于气质比较投缘,价值观趋同,一直保持高频互动和聚会交流,在创业方向和方法论上给我很多启发甚至资源上的帮助,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让我心怀感恩。下面是他是slides内容,句句金句,得到了他的许可后我share出来。

把握大势

  •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 不做任何逆趋势的事情
  • “赶早”是一个大优势(红利和马太效应)

市场切入点

  • 方向:垂直领域、边缘切入、脏活累活
  • 商业:总体量大、离交易近(容易赚钱)
  • 优势:先将最擅长的事情发挥到极致,再补短板
  • 目标:做到第一或者头部(势能高、好辐射)

阅读全文 »

由于业务需要,我又重回到业务负责人的角色,用一年来打造增长团队的方法论去驱动业务团队。依然还是以前干了三年的业务负责人角色,但是这次感觉不一样了,似乎更多了一份笃定。

  1. 所有人对收入负责就是没有人真正负责。接触wallpaper项目以来最大的感触就是,不论投放、产品、开发(也许还有测试),大家都看最终的总收入,但是各自所辖的职责,以及职责对应的分解目标是缺失的。收入涨了大家都happy,收入跌了大家都沮丧,涨了每个人都觉得是我的功劳,跌了都是别人的问题(或者是目标设定问题——它就应该是这样的),涨跌靠天收,反正每个人都在做事,大家都很忙了;
  2. 集体共识和个人目标不能混为一谈。集体共识体现团队意志,共同的愿景与期望。个人目标则用来度量时间范围内的个人期望。之前的问题在于个人目标的缺失导致目标达成的策略混乱,业务思考不够专注,逻辑思考不够底层。周一通过协助拆解,将目标拆解到个人,以及主因问题的分析——「用户价值下的质量理解偏差」,大概率的保证了集体共识与个人目标的下达;
  3. 专注到一件事情上,不遗余力的将价值最大化又是再一次的「优先级认知」——集中兵力做最重要的事。将晓雅放到wallpaper专项中承担一定的目标任务,沟通顺利,理解一致,坐等结果复盘;
  4. 经验不等于能力。

阅读全文 »

11月底,我所带领的增长团队在选品策略调整后,达到了月初制定的业务目标,这个正反馈意义很大,一来是团队越做越有信心,一来是让游戏业务部门免于被解散的困境。在管理周报上总结了一下,得到了CEO的称赞,想来重新组织一下文本,输出到博客中沉淀下来。

简单来说,我们所做的策略是将原来盯着各大榜单上去看ranking,选择参考竞品(简称「选品」)优化到「选品」这个动作前置到竞品在测试阶段,以此来争取更多创新的时间成本。这个策略主要做对了几件事情:

  1. 时间差:深刻理解选「热品」就是抢时间,抄榜单(竞品起量阶段)满足不了时间差,在竞品测试阶段(未起量阶段)去发现好的竞品;
  2. 地域化:竞品测试阶段不会全球测,大多优质内容目标国家在美国,选择第三梯队国家低成本差异化竞争,满足时光机假设;

    • 国家的选择中,我们首选巴西,原因是因为巴西地处南美,互联网基数大,过去有投放数字参考,相较于第一梯队国家如美国竞争度小,试错成本低;
  3. 低成本:直接取竞品的在线的素材进行测试,制作成本几乎为零,节约时间和人力不说,少了试错采坑成本,数字结果直接佐证假设;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