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本人的周报总结部分。

我们上周被Facebook灰度到了AAA(即Facebook-Automated-App-Ads),有几个思考和团队小伙伴聊了聊,结果发现大家好像都能懂,但是自己说出来却又是另一层意思。所以,怀疑自己口述可能没有结构,索性在周报中整理一番。很简单的几句话:

  1. AAA将投放市场的竞争基本拉回到同一起跑线——大家都去熟悉一个和之前不太一样的投放系统;
  2. 于我们而言,逼着上梁山,走出当前投放FB的舒适区,继续进入另一陌生区域探索,是好事,且这一次要抓住;
  3. Facebook AAA对标Google UAC,同时也释放出一个趋势信号,未来的广告投放将淡化人的操作,以程序化、AI算法去释放人力,提高投放这个动作的效率;
  4. 人力被释放出来了,优化师干嘛?优化师的要求更高了,不再是媒体平台的熟练工,而是产品市场的洞察者、增长策略的践行者、创意源泉的主导者;
  5. 所以未来会有两个趋势:

    • 产品从业者者突破行业角色的天花板,靠进入投放跨界破局;
    • 投放优化师为了成就优秀跟上时代,将踏入产品的领地,学会观察用户、思考逻辑、洞察人性和机会;
    • 二者合二为一,即增长(Growth);

阅读全文 »

第二次有幸被Richer邀请(其实是我厚着脸皮跪求的,哈哈)到大观资本「出海同学会」做旁听嘉宾。两个多小时,全是行业洞见和思考,很受启发。做了一些笔记,趁热整理在博客上,略零散。

主要讨论以下几个topic:

  1. 流量广告行业的现状?
  2. 市场规模,增长情况?
  3. 流量表现的角度,哪些赛道、市场热度较高?
  4. 广告平台运营的侧重点是在什么方面(获客、流量、产品、生态建立)?
  5. 哪些因素会催生广告生态进一步进化(生态、技术、监管)?
  6. 企业做广告投放需要注意些什么?
  7. 企业选择不同的渠道投放有什么技巧?
  8. 互联网广告行业是否还有创新机会?
  9. 广告行业海外具体市场的机会是什么样的?

阅读全文 »

下午参加华为HMS的会,主要关于出海应用市场AppGallery几个有价值的信息:

  1. AG现在缺内容,尤其优质内容,重点解决海外换手机的用户下不到GP上优质App和游戏的问题;
  2. 华为有个开发者TOP8000名单,对于GP优质开发者有扶持,具体为:

    • 给予1~10万欧元的开发经费扶持;
    • 推荐位流量扶持;
    • 投放费用扶持:给予1万欧元投放补贴
  3. 优质开发者由人工审核,合作商务初审;
  4. AG的量俄罗斯占了50%,首页推荐位给游戏App的分发能力大概5000上下的安装/天;
  5. 有广告投放平台,CPD bidding,暂无代理;
  6. 广告变现解决方案刚上线不久,Ads kit,具体地区eCPM参考需要细聊;
  7. 华为内部开发了一个搜索引擎Petal Search,会对接各渠道买量;

阅读全文 »

一、出海企业的焦虑

最近这段时间确实也感到困惑和焦虑,因为我们做2C的工具和游戏,比较受限最近大环境的影响,倍感压力。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零碎的思考想和大家分享、探讨。

很多人知道海豚浏览器,其实除了浏览器我们也做了很多其他的不错的产品。主要集中在2C的工具和小游戏。我本人也操盘过几个下载量过亿的产品,现在在海豚负责用户增长团队,主要驱动产品的流量变现。

首先我们一起回溯下最近的信息。

第一个是印度FDI更新。原来周边领国是可以去印度投资的,但现在必须经过印度政府的审批。接着就是印度封杀了59款中国APP。随之而来特朗普政府针对TikTok、WeChat的行政令。

在这个背景下,我以一个观察者的角度最近也和很多朋友都有聊过,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和大家分享。

TikTok的事一出来后,各类出海企业有很多不同的反应。我们知道,TikTok是2017年开始在海外发展,2018~2019年增长非常快,特别在2019年,许多做电商的朋友就开始建议我关注这个平台。为什么说它是个平台而不是工具呢?因为它起量很快。当时很多人判断,它未来很可能是一个新的流量平台

有了大量流量后就有了生态。有做内容的,有基于内容和粉丝带货的,还有做数据平台的。今天TikTok的事一出后,做内容的反应是:还要不要做?

做数据平台的反应是:能不能回本?因为数据平台在起步阶段是一个纯投入的事,现在停了很可能回不了本。

还有做培训的很有意思,他们直到今天还在鼓动大家,这是个新的流量平台,有红利,赶紧做内容,我教你们怎么做,赶紧报名

而对做电商的来说就是:可惜了。本来刚看到一个除了谷歌和Facebook以外还有一个不错的2C流量平台,还是中国人做的,没想到很可能就黄了,很可惜。

这是TikTok生态内各个玩家的反应。而在美国“敌对势力”则也有两种不同的反应。一种是以Facebook为首:希望它被完全封禁。另一种是以为特朗普政府为代表的政治势力:逢中必反

回到国内的互联网,同样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有国内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会觉得影响不大,反正国内还在挣钱,我就吃瓜、观望。对于没有国内业务的,像我们:慌得一批。真的很慌。

经历这一系列事情和各方的态度变化后,我们能看到这样几个事实:

阅读全文 »

自复工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也有两个月没更新了。自己从之前的焦虑到现在的释然,状态调整的挺好的。回到公司,团队及家人都健康、安好,实属感恩!这段时间有一些经历和思考,做个阶段性的总结和回顾。

转让一枚域名到大终端

接标题后面一句是:但并没有发财。虽然从谈判到完成交易不到24小时,交易额还不错,人生中又多了个和傻儿子吹的牛逼。但也有遗憾,比如看似顺利,其实价格上是有些操之过急的。价值认知到位,却少了点耐心。对于耐心的本质原因,我觉得还是因为:认知的贫穷。贫穷带来短视。所以事实再次证明:只有初心正,才能经得起(各种)诱惑,只有坚持长期价值主义,才有可能有机会步入塔尖。自己在价值判断上有一些逻辑沉淀,但在投资这件事上,是个十足的小白。

正确的区分运气和实力是个很重要的能力,很多凭运气赚到的钱凭实力亏出去就是运气和实力傻傻分不清导致。能一夜暴富的人都是有一夜暴富的实力的。当年蔡文胜出google.cn,g.cn给Google真的是实力。

阅读全文 »